杭州囧行

搭了开会的顺风车去杭州两天,其间会见帮主们及BT群杭州分舵各位。原本计划是可以好好玩一玩的,结果却很囧,看来RPWT不是一般的严重。

事情要从出发前说起。

闹总上周报告称:这是感冒的一周。按照闹总一向“好的不灵坏的灵”的惯例,我果然可耻滴感冒了。先是从扁桃体发炎开始,为此还特地在出发前去医院开了抗生素吃,还带着去了杭州。但貌似还是逃不掉这一劫。

然后出发了,没有搭河蟹号而是搭了会议主办方的顺风车,结果那个小破车在高速上狂奔了三小时才到杭州,下了高速还碰到修路改道和下班高峰堵车。原来还计划六点半去和帮主们碰头,等我在酒店check in后出来已经七点半了。那个酒店的位置还比较偏,打个车都不容易,还好帮主家不远,打车穿过隧道就到了。

晚饭很顺利。和帮主们及美女QQ在胡雪岩故居旁吃了一顿催奶的黑鱼。饭后在帮主们的豪宅里把茶言欢。当然,到帮主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鉴定那个传说中的罗氏观察室——果然是看了一个通通透透啊。小辛稍后赶到,再次声明这个观察室不是出自他的手笔,而是房东所为,他对此一无所知——从里面看那个膜还是挺好的,而人在外面的时候那个门总是开着的,膜就在墙后面看不到。

商议好次日迎接女王的行程后,各自回家。

开了一天的会,感冒可耻滴从扁桃体发炎发展为鼻炎,疯狂地流淌着鼻涕——传说中的“疯流涕淌”。然后中午饭还很惨滴被半只河蟹咬了一口,大意了,大意了。

下午跷班去虎跑与女王&QQ汇合,再次好不容易打到车,却穿过另一个隧道就到了,早知道走过来了——因为等了半小时才等到美女们。然后继续“疯流涕淌”地携三位美女同游虎跑,女王还特地排队打了一瓶传说中的虎跑泉水——不过那水最后还是被女王抛了。

晚饭再次黑鱼催奶——还催了两大盆。昨天催小超帮主,今天催女王。哈哈。不过电话订座包厢被拒绝,只订到大堂的位置,并且只保留到五点半。等我们转了两路公交加11路——虎跑那个鬼地方也是打不到车,加上是周末下班时间——赶到时已经可耻滴到了五点五十分,只好拿号排队。没想到的是居然RP大爆发,排到了包厢。

饭毕在武林广场吹风,QQ本想提议早点各自回家准备明天的行程,但是讨论一番后,大家决定去囧你我靠一下。于是到路边准备打车——五个人只能打两辆了。然而再次发生RP爆发的事情,碰到一辆顺路的小面包,只花了打一辆车多点的钱就打面包去了1991。鉴于不宜喝得过多,点了一瓶奶茶——Belleys。还顺大便看了一场钢管舞——不过貌似是个男淫。囧。

到了周六在河坊街碰头,时间已经快中午了,女王决定来点饭前甜点,于是去了DQ。一边吃一边还给帮主打电话,刺激小超,小超只能充满怨念地说:胖S你们胖S你们。哈哈,我们再胖也没她的肚子大。

DQ完否决了去吃蝎子的计划,直接去高银街吃新疆菜。吃完一堆羊肉串后堆了一桌竹签子时,帮主们饭后散步过来。其间我们没有照顾到孕妇的情绪,导致孕妇丢签而去,真是给帮主们添麻烦了。于是我们的RP一下子就exhausted。

饭后出来去租自行车时碰到巨长的排队,然后还下雨了。RPWT不是一般的严重。不过还好经过这么一番以后RP有所恢复,顺利地租到车,一行人骑车环西湖游。其间小辛还很有爱心地与人换车——因为他们的车没有后座骑,带小孩不方便,而小辛刚好骑的是一辆有后座的车。因此我们的RP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。

在雷峰塔下我干了一件很囧的事情,导致了RP再次exhausted,还好除了导致我的“疯流涕淌”更加严重以外,没有引起其它的不良后果。

好吧,我坦白,还是有一些不良后果的——我们的还车过程发生了一些小麻烦,还好问题不大。然后就是打不到车去火车站,只好等公车,结果又只等到比较贵的旅游公交,并且超挤。然后在我们上车后不久,没上车的QQ发来消息说后面来了一辆很空的。RPWT果然严重。

在火车站KFC饭毕上了河蟹号,与女王讨论股市时,旁边一位老股民插进来痛说革命家史,显然也是被中国的政策市害得很惨的,那叫一个苦大仇深。

回到上海睡了一觉,疯流涕淌发展成了气管炎,至今未好。囧。努力积累RP中。

——8通社记者猛大叔报道

杭州囧行》上有3个想法

  1. Pingback引用通告: 杭州囧行 « 猛禽的河蟹BLOG

  2. Pingback引用通告: 年终总结 « 猛禽的河蟹BLOG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